RN.时间尽头

林绎辰/沈清时。

一个喜欢写东西的罢了。

#仏诞
#西北风
#私心BG!!自动避雷!!
#送给我喜欢的弗朗西斯!!♡生日快乐哟哥哥!
文/林绎辰



          " 弗朗西——。 "

每次安娅叫弗朗西斯的时候,总会习惯性地将尾音拉长,偶尔还会上扬音调,毫不吝啬地表达出她对恋人的爱意。而弗朗西斯——这个优雅的法国男人呢,就会停下手中正在做的事情,把头凑过去给俄罗斯姑娘一个带着红酒的吻。有时候是在脸颊两边,有时候是在额头和眉眼处,更多的时候是在安娅那红润的嘴唇上。

安娅喜欢弗朗西斯吻她嘴唇的时候。她觉得,弗朗西斯的吻,是香甜到腻人的,可她安娅偏偏心甘情愿沦陷在这满满香甜里。来自东欧的姑娘有些羞涩的眨眨眼(尽管他们已经接吻很多次了),些许发丝垂落在两人之间,营造出不明的暧昧氛围。然后安娅伸手搂紧了她的恋人,主动地加深这个吻。他们吻了足足有一分钟,弗朗西斯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安娅,不忘伸出舌尖轻舔她薄唇。

          " 弗朗西…… "

安娅像个三岁孩子一样,靠在弗朗西斯怀里笑眯眯的。她修长的指尖划过弗朗西斯的胸口,在心口处打转,时不时还戳一戳。一下接着一下,弗朗西斯被她撩拨得嘴角漾起笑容,双手将安娅搂得更紧。他听见安娅在一遍又一遍地呢喃着自己的名字,声音软软的,弗朗西斯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化了。

          " 弗朗西! "

安娅突然坐直身子,声音由缓慢变得急促。弗朗西斯顺势将手搭在她腰上,蓝紫色的眸子里是说不尽的宠溺。他直视着自己的恋人,等待着安娅的下言。眼前的姑娘弯起眼眸,凑过去用嘴唇轻轻地碰了一下弗朗西斯的嘴唇。弗朗西斯显然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做,于是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安娅用手搭在弗朗西斯的脖颈处,嘴角上扬。

         "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 "

" 我爱你。 "

#邦x你.
#ooc见谅.
听说最近很流行这个梗啊。
2017.03.08/林绎辰.

  你一时失了神,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面前的男人正站在你面前,好看的凤眼眼角上挑,那双紫眸里是说不尽的温柔,平日的轻挑高傲和痞气荡然无存。阳光不偏不倚地撒在他身上,勾勒出人精致的面庞,照的他面前明媚刚好。简直就像从童话书里走出来的王子一样。

  “嘿。”

  你听见他轻笑着唤了一声,连忙眨眨眼回过神抬头对上他目光,那张薄唇动了动,吐出的语句让你慌乱不已地红了脸。

  你听见他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扑通、扑通。

  你的耳畔只充斥着他好听的嗓音和加快速度的心跳声。

APH.随笔.

cp:黑白米/艾伦x阿尔弗雷德
梗:参加某一方的葬/婚礼
之前写的一篇文,试图发到Lof里扩点人((。
渣文笔,感谢您的阅读。
以上。
文/林绎辰




  秋天午后阳光暖洋洋地照在树林的每一处角落,花儿与小草随风轻晃着,仿佛是向这明媚的阳光道谢,就连开始落叶的树木也异常盎然。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突如其来的葬礼进行曲打破了这份宁静,所有人身上都穿着黑色的西装或洋裙。他们目光空洞,神情哀沉,低声悼念着死去的人。
  下葬的是阿尔弗雷德这个充满活力的美/国小伙子,他耀眼的笑容定在那一瞬间,成为黑白照片被永远的保存下来。艾伦双手插在裤袋中,棕红色的眸子透着显而易见的不耐烦。他戴上墨镜,口中叼着一根香烟,在众人悼念时离开了举办葬礼的地方,身影消失在树林中。
  “啊啊,真是让人讨厌啊。连阿尔弗的葬礼都不肯参加吗?明明那家伙那么喜欢阿尔弗。”
  伊万的口中碎碎念着,不停地抱怨艾伦的自私,紫水晶般透亮的眸子诉说着内心的不满。
  “…随他去吧。”
  亚瑟简短地打断了伊万的抱怨,伊万只好识趣地闭上嘴巴,继续在心里念叨着阿尔弗为什么会选择艾伦,如果选择了自己,不就是不会有这样的下场了吗?
  再看艾伦,他走到树林深处,缓缓流淌的小溪在阳光的照映下闪闪发光。溪中的鱼儿自由的来去,艾伦只是把烟头扔在一旁,然后转过头看着树林。
  一个身影走了出来。来者正是该被下葬的阿尔弗雷德。
  “Darling,你还真是久。”
  “小甜心,难道你等久了吗?”
  艾伦把墨镜搁在头上,笑着走上前去把阿尔搂入怀中,低头在他唇上辗转。
  “唔…”阿尔透着镜片眯起眼睛,他主动地把舌头伸向艾伦的口腔,猝不及防地被烟味呛到。
  阿尔皱眉瞪着艾伦,艾伦无奈地笑了一下,随即用舌尖舔舐着他湿润的内壁,想勾起阿尔的欲望。
  然后他成功了。
  阿尔被按在身下,他指尖划过艾伦外套里的背心,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艾伦附下身啃咬着身下人暴露在空气中的锁骨:“确定要在这里做吗?一不小心就会引来那些正在为你举办葬礼的人喔?”
  “oops,你还不知道英雄为什么制造死亡的原因吗?”阿尔再一次皱眉,“还不是因为想逃离他们,只跟你在一起躲得远远的。”
  “aha…私奔吗?”艾伦饶有兴趣地扬起一边眉毛,“那么,我就好好奖励我可爱的小英雄吧。”

Young Justice.练笔.

cp:沃利x阿提米斯.
一个突发的脑洞.写完后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表达不出那种feel.心如死灰.最后一句话有参考.
bg真棒呀不是么.
感谢您的阅读.
以上.
文/林绎辰.




------

-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蓝天,白云,更喜欢闪电.-

------

她在梦中听见了古镇上的悠悠民谣,清脆愉悦的声音钻进耳朵里.眯起眼睛,恍惚间看见了那人的背影.
-沃利?-
她轻声唤道.
那人转过身来,脸上是那副熟悉的笑容,耳边是熟悉的声音.当他抱住自己时,也是熟悉的温暖.
-沃利,我好想你.-
她轻声说道.
是啊,是啊,自从两人分别后,他不知道她有多想他.
-我在呢.-
他这么说道.
可这终究是梦境.

------

-阿提米斯,要一起去看……看看沃利吗?-
醒来后她看见他的挚友们站在面前,踌躇不安地等待她的回答.她轻轻地笑了起来,指尖搭在一旁空无一人的沙发上.
-沃利?不就在这儿吗?-

------

梦里无限风光,醒时不尽荒凉.

练笔。

突然想写绯红之刃x异域舞娘的文……。
喜欢这对好久了啦!!美人组!!就是没人吃呜呜呜(。
试图卖出安利,你们瞅瞅我……!!
心血来潮的一个……预告吧?之后会努力码长的。wink
依旧文笔渣,依旧感谢您的阅读。
以上。
文/林绎辰








一见倾心,再见动心。

1.
行走于刀光剑影下的她,被派去保护一名来自异域的舞娘。

2.
早就听闻那舞娘生的一副倾城容貌,薄薄纱巾掩去半边面颊,只留一双勾人的凤眼。许多人为一睹面纱下芳容不惜一切代价,甚至试图劫持。

3.
或许这就是派我去保护的原因吧,当真是红颜祸水。她想。

4.
见到舞娘时,不料她也陷入那双媚眼失了神。

5.
在那一瞬间,她好像明白了动心的感觉。

6.
她想要用尽生命去守护舞娘。

7.
“姑娘就唤我「绯红」罢。”

8.
“绯红,妾身名唤「貂蝉」,很高兴见到你。”

9.
多好听的声音呀,想必唱起歌来也是动听极。

10.
今后还请多多指教了,貂蝉姑娘。她在心里一字一句念道。

随笔.

部分男英雄x你
最近越来越忙了啊……都没时间肝文了,很抱歉……!
这次也是把自己随便写的东西搬上来充数,真是不要脸(……。
悄咪咪做个小活动.在评论区里评论你想吃的cp+甜/虐,如果我会写我就给你产粮呀(。
想好好练练文笔.嘿嘿.没人理就尴尬了.
不过我弧特长(…………
占了好多Tag万分抱歉……!!
感谢您的阅读.
以上.


韩信

那将军手握泛着银光的长枪一步一步向你走来,步伐平稳不急不躁.他在你面前停下脚步,熟练地单手转动长枪置于身后,眉梢轻挑把你堵在墙角.趁你不注意在额上留下一吻.
“你可真是让信好找啊。”

刘邦

他卸去了帝王的高贵姿态,如同一个普通的男子一般坐在你身后拿着发簪为你绾发.长年操劳的修长手指带有些许薄茧,拂过你乌发时的别样温柔让你嘴角带笑.
“孤为你绾发,你今后可就是孤的女人了。”

夏侯惇

他挥起大刀砍下面前人的脑袋,转身用宽厚的肩膀挡住那血腥画面不让你看.他的距离离你过近致使你面颊发烫,耳边传来他刻意压低的嗓音.
“让俺来保护你吧。”

吕布

他被人称为战神,总是冷漠地杀戮着.殊不知平日私底下的他也会像个孩子一样缠着你,你只得把他揽在怀里,疑惑着不可一世的战神怎会这般黏人.每每你如此询问,他就会微扬嘴角指腹婆娑你发梢.
“我这一面,也就只有你能看得见。”

李白

青莲剑仙总是喜欢喝得醉醺醺的,然后拿着酒壶来找你.每次你见他这副模样都会抱怨着,他放下酒壶把你揽在怀里,吐出带有酒味的浊气一字一句道.
“不然,我就没有来找你的理由了啊。”

庄周

睡梦中迷迷糊糊能看见他坐在鲲上缓缓向你走来,你思索着是不是又来到了他的梦境.他抬手指尖飞出几只透明的小蝴蝶萦绕在你身旁,你弯眸笑着看蝴蝶停留在肩上,他睡眼朦胧地道着梦呓.
“子休……想一直这样看着你呢.”

扁鹊

浓厚的药味直直钻入鼻子里,你皱起眉抬手在鼻尖挥了几下瞧见他认真熬药模样不禁开口抱怨他不经常陪你.他只是拉拉脖间围巾双瞳炯炯注视着你,只听见淡淡一句.
“秦某…不懂得怎么与自己喜欢的人相处。”

随笔

Err...其他的坑一时半会填不了,就先发自己随便写写的东西上来了。……
部分女英雄x你,大概是个预告,有时间会码成比较长的段子。
呜今天也依旧很渣弧很长。
感谢您能够看完。
以上。
文.林绎辰



孙尚香

她单手旋转着炮弩轻松地将其顶在墙上拦住你的去路,另一只脚也踩在墙面上形成一个怪异却能够拦住你去路的动作。你投去疑惑的目光,却只换的她几声轻笑和微红的脸颊。她漂亮的眸子里闪着狡黠光芒,朱唇翕动吐出暧昧语句。

“本小姐很是心悦你,不如跟本小姐走吧?”

花木兰

你一出门便遇见刚从战场上回来的她,连忙急迫地询问着伤势和情况。不常笑的她竟弯眸勾唇垂下眼帘把你揽在怀里,你有些不知所措,只得伸出手轻压她肩胛,耳边传来她温柔的低声。

“你不知道,在战场上,我多想你。”

貂蝉

一曲终了,舞步随着最后一个音的落下戛然而止。她迈着欢快的步伐朝你走来,淡妆与秀发上的发髻衬得她貌美如花。你笑着夸奖她舞姿绝世的美丽,说很希望下次还能看到。她微嘟小嘴弯曲指尖挠着粉嫩脸颊,然后直视你眸笑着开口。

“既然如此,不如一直陪着妾身吧。”

王昭君

她挥动手中法杖使风雪停止下来,你顿时觉得暖和一些。冰蓝色的长发静静地垂在她身后,那双与发色同色的双眸灼灼地盯着你,像是丝毫不觉寒冷。你快步走到她面前直视她双眸轻笑道出思念的情感,她双颊逐渐变得通红,让人想上去咬上一口。

“嫱……也想你了。”

荆轲

一阵刀光剑影后敌人纷纷倒下,她却毫发无损地收了双刃嘴角扬起讽刺弧度。她随意撩撩右边卷发的动作也能够让你失神,成熟女性的躯体倚靠在你身上让你双颊有些发烫,耳边萦绕着她妩媚的娇声。

“要给我一点奖励吗?”

小乔

她挥动扇子绽放绝艳风华,即使穿着增高鞋也能够灵活地跳跃控制着风,使其像流星一样华丽地降落于地面。待你看入迷时收了扇子的她轻点地面止步你面前勾唇浅笑眼眸弯弯,粉嫩小嘴开口道出话语。

“这是婉儿送给你的,喜欢吗?”

露娜

月光下的她挥动手中长剑,银白色长发在身后随着动作飞舞着,那双水蓝色眸子透出异于常人的决绝。停止舞剑后她转身来到你面前,信手拈来一只被月光浸透的玫瑰别在你衣领间。

“愿月光女神保佑你,我的爱人。”

安琪拉

她召唤远古的魔法为你挡下攻击,趁敌人不注意之时击中其要害。将魔法书合上后她咬唇注视着你,许久才抬头直视你,亮红色的眸子透出坚定。

“我将永远臣服于你,保护你——但你得让我留在你身边。”

随笔。

觉得自己挺渣,尝试一下新文风。
ooc/私设。
文/林绎辰。




  “嗳,刘玄德,本小姐有一事相求……”
  你抬眸便瞧见那绿裙姑娘站在面前捏着衣角,一副不安模样似是做错了什么事。你轻笑将手中书籍放到一旁颔首示意姑娘继续讲下去,而那姑娘曲着手指挠了几下脸颊后索性开口。

  “本、本小姐想吃糖葫芦。”
  “噗。”

  听到这句话的你条件反射地笑出声来,又赶紧抿起唇装作严肃模样。那一声笑惹得东吴大小姐气急败坏地跺脚:“刘玄德,你笑什么——!”
 
  午后阳光透过纸窗洒进木屋里,你站起身将一旁草帽扣在头上,帽檐上的鸟儿叽叽喳喳欢快地蹦来蹦去。你拉过姑娘的手走出木屋,她只是红着脸不说话,没有像平时一般挣脱开你的手。

  “夫人要吃糖葫芦,那么就去买罢。”

  依旧是温柔而平稳的声线,它从你身旁姑娘的耳朵里直钻她心间。如果这时候你偏头看一看姑娘,定会发现她嘴边有着甜滋滋和满意的笑容,就像照在你身上的阳光一样,暖呼呼的,令人愉悦的。

  到了集市,你握紧姑娘的手。长年扛火铳使你的手布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姑娘每次扛着重弩时都会被你塞上一双手套,因而保护得很好。你指腹轻划姑娘白哲的手,而她也不反抗,你眉眼间满是温柔。
  集市上的人吆喝着,不常出来闲逛的姑娘满脸好奇,一会儿瞧瞧这个看看那个,你感觉你快要拉不住她了。

   “夫人可别乱窜,走丢了就不好了。”
 
  姑娘显然是不满了,她一边嘟囔抱怨一边握紧你的手,别扭的表情让你眼底始终含着温柔笑意。
  终是找到了卖糖葫芦的铺子,你买了一串最大的糖葫芦递给姑娘,她双颊因兴奋而红扑扑的,比那糖葫芦还要诱人,让你不禁想要去咬上一口。但你还是忍住了,毕竟这是大街上。
  “谢谢——!”

  你勾唇不语,鸟儿沿着帽檐跳到姑娘肩上惹来一阵清脆的笑声,你只觉得这岁月过于安好,像是在梦中一般。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但愿长醉不复醒。

  姑娘一边吃着糖葫芦一边拉着你往湖边走,大口咬着甜腻糖块的同时还嚷嚷道“玄德我们去湖边逛逛吧”。你发现她叫你的称呼变得亲密了一些,心里被名为幸福的情感占据。
  说不定她会叫自己“夫君”呢。你美滋滋地想着。
  路过的微风抚起姑娘秀发,扑到你脸上痒痒的,在你鼻尖留下少女特有的发香。
  你似是贪恋上了这份味道,撩起姑娘几缕发丝放在鼻尖嗅着。这个在姑娘看来怪异的动作又一次让她红了脸。

  “…你干嘛啊?”

  “夫人头发真香。”

  她连忙扭头挣脱开你的动作,然后拉紧你的手往湖边快步走去:“别浪费时间了啦,快走吧。”
  下午三四点的阳光热的恰到好处,你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拉着你的姑娘的背影,唇边抿起愉悦的弧度。
  关于今天下午你究竟因为姑娘笑了多少次,你已经懒得去追究了。反正呢,她开心就是最好的。你这么想。

  湖边景色宜人,来来往往的路人都说笑着经过你们身边,姑娘将吃完糖葫芦的竹签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嚼着葫芦块儿用手撑着下巴看着平静的湖面。你就站在一旁,凝视姑娘的侧颜。
  夫人果真是怎么看都好看。
  你庆幸自己有的这样一个姑娘,尽管性格有时候太过于傲娇和暴躁,却也被你宠得妥妥的。

  “嗳,玄德,以后我们有时间就经常出来逛吧。你瞧你,总是闷在家里的。”

  “听从夫人的命令。”

  “这不是命令了啦——!!”

  阳光从侧面洒进姑娘绿眸里,平日清澈的眸子在此刻看起来极为耀眼,熠熠生辉。

  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悠悠转转地从梦中醒来后你揉着困倦的眼睛,盯着窗外自顾自地像是在对谁说话。

  “又睡着了啊……这次做了一个漫长的梦呢。”

  你站起身走出书房,阳光撒在你身上暖呼呼的,像多年以前姑娘的笑容一般。

  止步于一座墓碑前,你低头勾唇看着石头上的照片轻笑,平日总是蹦来蹦去的鸟儿不见了踪影,只剩一个带着些许落魄的背影。

  没有她的你,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罢了。刘玄德早就已经跟着孙尚香一块儿去了天堂。

  你这么想着。

  却还是落下泪来,泪水打湿墓碑前的洁白花束。

  恍惚间你竟看见那姑娘站在墓碑后面,扬着灿烂笑脸对你挥手。微风吹起她的裙摆和发梢,也吹起你心里那份名为“思念”的情感。

  “夫人,我想你了。”






那个。好吃吗。

磨皮。

名朋1248刘邦大帅哥,欢迎扩列。
强势ooc,私设多成狗。
大爷我全世界第一帅。



  “刘季。”
  身前忽的响起熟悉的慵懒声,正批阅奏折的毛笔一个不小心在其上留下长长一道墨色弧线,手执毛笔在空中愣了许久后才将毛笔放下,抬起头来去看声音的来源。
  不远处的柱子上靠着一名红发男子,抱着手臂的懒散模样和熟悉的面容让自己心底一沉,眼底似乎漫起了水雾,使劲地揉揉眼睛再一次看清那人--可无论怎么看,他就站在那儿,神情一副似笑非笑。
  “…重言?”
  平日轻浮的声线增添了几分颤抖,几分想念及几分没由来的恐惧感。
  “刘季,我来看看你。”
  “孤很好。”
  意识到自己失态后连忙恢复平日高傲模样,指尖无意识地搭在木质桌面上掩去紫眸里歉意换上淡漠,余光似乎瞥见他眸子里闪过的嗤笑。
  “你可知这一切背后的真相?”
  “自你离去后,孤便知了一切。”
  “呵,倒也不是个昏君。”
  “重言。孤…只是被蒙在鼓里。”
  “别再为自己找借口。”
  语毕,他转身正欲离开,却又停下脚步转过半边身子冲自己勾唇,尔后缓缓开口。
  “刘季,是你负了我。”

  次日早晨退早朝后径直去了花园坐在木藤椅上把玩手中花瓣,满目缤纷艳丽使自己心情稍微放松了些,偶然听见路过宫女窃窃私语凝神仔细倾听。
  “嗳,我昨日路过书房时听见君上一人自语些什么,譬如‘知了一切’‘蒙在鼓里’等,真是奇怪啊…”
  “你可小点声儿!被听见了可是要砍头的。”
  唇边弯起自嘲的弧度将花瓣扔在地上,眼眶竟发涩起来。

  “是了,重言,你说的没错。”
  “是我刘季负了你。”

鹿角姑娘

一个随笔。
有人看我就写后续(。)
正文如下。

*
  “迷途者,你从何处而来?”
  空灵的声音在四周响起,在森林里迷路的少年不由提起警惕心,四处张望着寻找声音来源。
  “我...我从森林外那座小村庄来的。”
  少年支支吾吾地回答着,声音的主人似乎是沉默着,过了好一会儿那声音又响起。
  “你为何而来?”
  “我只是一个经过于此,迷路的人罢了。”
  那声音好像是叹了口气,又好像没有。
  少年身后的草丛发出响声,他转过头去看,看见了一个姑娘。
  一个长有鹿角的清秀姑娘。
  她栗色的长发披在身后,已经长全的鹿角顶在头上,看上去高贵极了;两只清澈的瞳孔炯炯有神地注视着少年,——他一时说不出那双瞳孔是什么颜色的,但少年知道,那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漂亮的瞳孔。
  “跟我来,迷途者,我带你出去。”
  刚才那个空灵的声音显然就是这位姑娘的,她看上去年龄与少年相仿,散发出的成熟的气场与她的模样格格不入。少年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迈开脚步追上去。
  “你真好看。”
  少年脱口而出的话语让两人都愣了一下,少年下意识地捂住嘴,像是泄露了什么秘密一样。姑娘停下脚步,拖地的裙摆也随之停下,她转过头看着双颊微红的少年淡淡一笑。
  “是吗?见过我的人可都认为我是个怪物,没人敢接近我呢。”
  说这话的姑娘显然是带着难过的情绪说的。
  她是个长着鹿角的怪物,不是吗?
  可少年却不这么认为,他抬头直视姑娘的双眸,一字一句认真地说着。
  “你一点儿也不可怕,真的。”
  姑娘掩着嘴咯咯地笑了,少年发现,她笑起来也是很好看的。
  “迷途者,你可真是有趣极了。你就不怕我是个怪物?”
  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林撒在姑娘身上,两只鹿角看起来更加让人着迷了。少年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笑着说:“不怕,因为你肯带我出去。”
  善良的孩子。
  姑娘轻轻笑了笑,抬手指着一条小路:“从这儿出去,你便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少年还未反应过来,她已经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阵微风拂过草丛,发出“沙沙”的声音。

*
   “嗨..有人吗?”
  少年又回到了森林,他已经懂得怎么出去了--也不排除他会再迷路一次。这次少年回来森林是想找那位姑娘道谢的,他还带了些去集市上买来的小零嘴。
  “迷途者,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那位姑娘又出现了,像是知道少年会回来一样,就站在他身后。少年转过头对着姑娘咧嘴一笑:“我是来找你玩儿的,你看--我还带了小零嘴,我自己做的唷!”
  姑娘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少年太过于单纯,不知道森林危机重重。一旁少年却只顾坐在石块上,看着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表示自己内心的好奇。那副天真的模样让她心软下来,唇边也慢慢溢出笑意。
  “哎,你多大呀?”
  姑娘顺着树干坐在他旁边,轻轻挪动了几下让自己靠得舒服一些后随口问,过于宽松的长袖随着微风而摆动。她那双好看的手拨弄着草丛,像是在找什么。
  “我只有14岁...”
  少年像是很不好意思一样地说着,还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姑娘把腿弯曲起来,抱着膝盖,她腾出一只手卷着长发,空灵的声音让少年又一次失神。
  “14岁..对你们人类来说,还很年轻吧?”
  他没有回答。少年坐在姑娘旁边沉默着,姑娘也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远方天上的云。
  少年突然开口:“的确是很年轻。--我也想问问,你多大呢?”
  “我啊...”姑娘抿着唇淡笑,“已经活了几百年了喔。”
  也孤独几百年了呢。
  她嘴角的弧度依然没变,少年却抓过装有小零嘴的袋子拆开,往姑娘嘴里塞了一颗糖。
  “试试吧,我刚从集市上带回来的。”
  “集市..是什么?”
  那双眼眸中透出好奇的情绪,少年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姑娘只能待在森林里不能出去。他找到一根树枝在地上一边比划着一边给姑娘讲着森林外的世界是如何的,似乎就连树枝上的鸟儿都对此感兴趣,飞下来降落在姑娘两只鹿角上叽叽喳喳地唱着歌儿,惹得两人掩着嘴“咯咯”地笑。
  “其实你伪装一下,我可以带你出去的。”
  黄昏终于撒进森林里,少年站起身对着姑娘说。姑娘也站起身,拖地的裙摆随风轻轻晃着,背对着夕阳的她显得格外楚楚动人,少年想起他们俩的第一次相遇时,阳光撒在姑娘身上的模样。现在的他也如那时一样,为她失神。
  “我生来就是为了守护这片森林,我离不开它。”
  正如我生来就是为了守护你们家族的世世代代,才一次又一次地遇见每一代。

*
  “你听说了吗,村长病了!”
  “我也听说了,而且还说要森林里的那个女人的鹿角才能治好...”
  从森林里回来的少年听见村民这么议论着,他随手抓着一位路过的村民问:“他们在说什么?”
  “小伙子,你还不知道吧?这几天村长病了。不知道哪儿来的医师啊,说什么,我们村儿隔壁的森林里有一只怪物,那个怪物头上长着鹿角,还是个姑娘。需要那个怪物的鹿角才能把村长的病治好,年轻人们早已去森林里捕捉那怪物了...哎小伙子,你去哪儿啊我还没说完呢!”
  听不下去了。
  少年想也不想就跑回家,把父亲珍藏多年的猎枪找出来上膛,挂在肩上就往森林赶去。
  “嘿--姑娘--你在吗--”
  他一边踏着灌木丛,一边轻声喊着,似乎这样那姑娘就会出来。身后的灌木丛发出沙沙的声响,少年带着一丝期望地回过头。果不其然,姑娘清秀的脸庞出现在他面前。
  “迷途者,你...”
  姑娘话还未落音,便被一阵喧哗声打断。少年心中暗叫不好,拉着姑娘就跑。
  “在那里,那个怪物在那里!”
  “抓住她!”
  少年拉着姑娘跑出一段距离后,转过身拿下猎枪对后面那群人开了好几枪,那群人显然是被吓到了,纷纷停下脚步。
  “那个小伙子在干嘛?”“他不是我们村的吗..”
  讨论间,村民们发现两人已经不见了。少年带着姑娘不停地跑着,穿过草丛踏过小溪,像是很熟悉这儿的一切似的,直到他们跑到了一个山洞前才停下来。
  姑娘眨着眼看着气喘吁吁的少年,两只瞳孔直视着他:“迷途者,你跑什么呀?”
  “不跑的话,那些人就会抓你啊!”
  “前提是他们有这个本事呀。”姑娘笑眯眯的望向刚才跑来的方向,“我说过了,我可以守护这片森林,自然也能保护自己。”
  少年被哽得说不出话来,只得顺着石块坐在山洞门口休息。
  姑娘在他对面坐下,两只鹿角上不知什么时候别上了树枝和碎叶,那副带着些许狼狈的模样让少年笑了几下,伸手把它们拿下,姑娘却抓住他的手。
  “迷途者,我给你说个故事吧。”